【帝國電影廣播】《美國隊長3》專訪-羅素兄弟導演篇

粉燈字屋:

廣播原音: 
(The Empire Film Podcast)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Spoiler Special with Joe & Anthony Russo, Kevin Feige (May 9, 2016)

翻譯/校對: 
eekwgermany ; gilly858 ; jawnlock123


提示說明

  •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漫威電影宇宙,簡稱MCU,其下的《鋼鐵人》、《美國隊長》、《雷神索爾》、《復仇者》 等系列電影都處在相同的世界底下,但與漫威娛樂( Marvel Entertainment)所出的漫畫處於不同世界。
    MCU分階段導入                            源源不絕的             角色與故事線,《美國隊長3》是第三階段的首部電影。各階段電影清單可參考 WIKI- 漫威電影宇宙 

  • Chris Hewitt:帝國廣播主持人,簡稱【訪】,前頭標示的數字代表本段訪談開始的時間

  • Joe Russo:喬羅素導演(兄),簡稱【喬】 

  • Anthony Russo:安東尼羅素導演 (弟) ,簡稱【安】

  • Christopher Markus & Stephen McFeely:克里斯多佛馬庫斯和史蒂芬麥費力是 《美國隊長》 系列電影的兩位主要編劇


[02:12]
【訪】很高興帝國廣播能找到安東尼羅素與喬羅素,或者我該叫你咕唧阿寶(Gozi Agboe)?這名字是怎麼回事?

【喬】這是好幾年前開的玩笑了。當年安東尼跟我在大學裡搞一個喜劇社團,我們創造了一個專門給大學新聞投稿、給這齣喜劇寫些尖苛嘲諷劇評的角色,名字就叫咕唧阿寶。然後這就成了我每次客串時拿來用的奇怪的化名。

【安】我想這名字我們是從克里夫蘭的電話簿裡隨便挑出來的。

【訪】這真是個神奇的名字,現在已經連續客串兩部片了。你可是建立起自己的史丹李[*]風格來了。

【安】這已經好幾年了。我想大概是從…我甚至都想不起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喔,一開始是從我們自己的電影《Pieces》開始的。我純粹基於需要扮演了其中一個重要角色,因為我們完全不懂怎麼拍電影。當時我們在克里夫蘭進行拍攝,而我們所找到的第一個懂得怎麼操作攝影機的人就成了攝影指導,我跟幾個朋友一起上場演戲,我們姪子也因為個性鮮明在裡頭串了一角,所以當時純粹是基於需求。然後這個玩笑就這麼一直延續下去--這樣玩了差不多有十八年了吧。

[譯註] 
上為史丹李 (Stan Lee) 在漫威電影裡的客串片段,
下為喬羅素在《酷寒戰士》 & 《英雄內戰》 的客串片段。

 


[03:43]
【訪】好的,有現在幾個大問題來了,開始來談談劇情吧…我覺得你們最後結束這部電影以及這些角色的點很有意思。著名的內戰漫畫原著結局是隊長的死亡,也有些人以為故事會這麼發展。你們是否曾經考慮過使用這個劇情?

【喬】老實說這種結局對這部電影來說似乎太輕易了,我們覺得來個複雜的結局會更有意思一點:讓這些角色有個宣洩情緒的第三幕[*],讓東尼有很好的理由想殺了巴奇,讓隊長跟東尼打個你死我活,然後看看他們的關係接下來會怎麼發展。殺了隊長就是在概念上結束了這一切,突然間給了東尼一個內疚的因素,這感覺沒有這兩個角色還得面對彼此、繼續前進來得複雜。

【安】我們一直認為這部電影就是個家庭戰爭,目前為止我們已經花上好幾部電影,讓這些角色彼此像家人一樣地建立起關係,而《英雄內戰》這個故事對我們而言就是:當這個家庭就像現實人生那樣發生嚴重爭執時,會發生什麼事?就像喬說的,對這場家庭戰爭而言更複雜問題會是:這些對每個人來說都很重要的關係是否能夠修復?他們還能像從前一樣嗎?接下來該何去何從?這個家庭是永久破碎了嗎?所以對我們來說,將復仇者置於這樣的戲劇化的結局才真叫人興奮。

[譯註]三幕劇結構是目前常用的編劇基礎(鋪陳>衝突>解決),有興趣深入者可參考三幕劇 Three Act Structure

[05:35]
【訪】沒錯,以及復仇者還剩下什麼,東尼在電影結尾對一切大失所望而且有些絕望,還得看照不良於行的羅德以及心懷不滿的幻視,就這樣了。復仇者就剩這樣。

【喬】就這點而言,我們是想挑戰自己也挑戰觀眾:我們都想做出自認為能對這個世界有重大貢獻、有真正影響的決定,而當你們鬧翻時就會發生這種事,你會變得孤立無援。

[06:12]
【訪】在這部電影裡,你們也讓史帝夫處在一個有趣的位置。他在我心中就像漢尼拔史密斯[*],現在自己領著一組人馬了,如果有人遇到問題需要幫忙,是否能找上史帝夫和他的團隊來救援一切?

【喬】他已經成為一個徹底的反抗者了。我們再次決定,如果要結束一個美國隊長三部曲,我們所希望這角色在三部曲中能經歷、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讓他從第一部扮演愛國者開始,然後在第三部變成反抗者告終。而串起這一幕的軌跡在《酷寒戰士》這集的故事裡:隊長學到權力結構是不可信任的,因為他們會被腐化。他學到沉重的教訓:現代社會已不像他在第一部電影裡所面臨的戰爭那樣非黑即白。所以我想在第三部《英雄內戰》裡將他放置在一個很情緒化的位置,被迫在個人感受與大局之間做選擇。這部電影的衝突點在他的舊家人與新家人之間,而他的舊家人正代表了他所渴望的那段單純往昔。他和東尼的關係一向都不是太好,所以這對他來說不是糾結的決定。

[譯註]漢尼拔史密斯(Hannibal Smith),美劇《天龍特攻隊》(A-TEAM)的老大(以前台視影集年代把角色名翻成泥巴),敘說十多年前有一支優秀的突擊隊員,因一起虛有之罪被軍事法庭判刑服監;這批人成功躲避監獄的精密防衛,藏匿於洛杉磯地區,至今仍遭通緝;如果你遭遇到難題而感到求助無門,如果你能找得到他們,那麼你就可以雇用——『天龍特攻隊』!

[07:58]
【訪】沒錯,但史帝夫在這部電影裡做了些非常有意思的決定,齊莫有句台詞說到史帝夫還是有瑕疵的:他的藍眼珠裡摻了一點綠。他在這部電影裡還有一些其他的缺失,已不再是我們所知的那個呆板、黑白分明的英雄角色了。羅德還一度說他『傲慢得危險』,還有其他更幽微、更多層次的表現,為什麼你們覺得有必要讓史帝夫面對這些混沌?

【安】這點至關重要,站在敘事的角度來看,我們鍾愛故事也鍾愛角色,但對我們來說,將他們帶到全新、從沒見他們遭遇過的處境也很重要。所以喬和我在探索美國隊長這個角色時,真的被他這個角色做任何決定時總是以他人為優先這點給打動,這就是他畢生志業,事實上這也是他的超級英雄能力:他總是在為其他人打算。我們想讓他生平第一次決定先為自己打算,把他個人需要放置在群體利益之前。我們認為這樣處理這個角色是非常人性的。這也是這整部片的核心概念,於是隊長就這麼做了,而結果令所有人都很震驚。你覺得在影片結尾他還是美國隊長嗎?想想現在他已經都走到了這個田地,這會是個很好的問題。

[09:28]
【訪】不只如此,他也特意把盾留下來了。這點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對我來說這正代表了史帝夫生平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犯了錯,認知到也許在那個時候,他配不上這個盾牌。

【喬】這也意味著他內心的衝突,他一直在尋找自己在現代世界的定位,我想他之所以會選擇成為美國隊長有時代因素在,當時是個是非分明的時代。他是否還能滿足這個角色在現今世界所代表的意義呢?他還想做這件事嗎?他是否還認同被加諸己身的這些要求? 而到了電影結尾時,拋棄盾牌也代表他拒絕了美國隊長這個身份,選擇擁抱史帝夫羅傑斯這個(個人)身份。

[10:22]
【訪】同時這兒也有個橄欖枝--是這麼說的吧?這部電影我看了很多次呢!電影結尾時史帝夫藉由寄信和手機給東尼的形式遞出橄欖枝,所以你在電影結尾用史帝夫那句『只要你需要我我就會在』打開了一扇門,這感覺就像他會說的話。

【安】是啊就是這樣,在那天結束時他仍然還是那個史帝夫羅傑斯,他的內心正直完整無缺,他也許背棄了東尼,他也許瞞騙了東尼,但他也夠大器到去承認這點,為此道歉,想尋求東尼的原諒。他不見得是在為他做過的決定道歉,但確實是因為知道自己傷害了東尼而表達遺憾。你知道這絕對是展現了一線希望,將來他們也許有什麼法子可以修補關係,就目前而言誰知道東尼會怎麼解讀這一切,電影並沒有演到那裡。但如果這些人真有什麼契機能回到從前,這段關係依然會是複雜的。

【喬】 史帝夫羅傑斯一直都是個夠大器到能夠坦承認錯的人,就像電影結尾時他做的那樣。

[11:35]
【訪】當然,你們提到了背棄,或者該說對東尼父母死亡真相的瞞騙,這可是一個情緒上好大的定時炸彈,而且已經在MCU的世界裡倒數很久了,從《鋼鐵人1》開始我們就知道霍華和瑪莉亞夫婦死於車禍,你們在《酷寒戰士》中又再次提到。然後你們在《酷寒戰士》裡佐拉的蒙太奇片段中暗示了巴奇該為此負責。

【喬】我們的確暗示了,我想在《酷寒戰士》中有一幕,提到霍華史塔克死在自己車裡時穿插了冬兵的身影。

【安】佐拉強烈暗示他們是幕後主使而冬兵是他們的工具,所以隊長可以合理認定或懷疑是冬兵所為,而他選擇對東尼隱瞞此訊息,因為他想保護自己的朋友。史帝夫的動機是:我仍相信冬兵的內心還有人性,不應像隻狗一樣被射殺,而我想盡我可能地保護他安全。所以隊長隱瞞這個訊息是因為他試圖保護巴奇。

【喬】他認為自己能預料得到東尼知道以後會是什麼反應,而在電影裡東尼也真的這麼反應了。

[12:51]
【訪】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知道史塔克的死會是關鍵點,以及巴奇會與此有關?在你們拍攝《酷寒戰士》的時候就自然而然地開始發展這段故事了嗎?

【喬】沒錯,事實上我們在《酷寒戰士》中埋下的種子讓我們能構想《英雄內戰》,因為你知道我們不是直接改編漫畫,而是借用漫畫的概念,那些可以一定程度上適用於訴說MCU故事的概念。這部電影非常非常難布局,這可能是我們目前為止做過最困難的事了,光結構上就有許多地方需要權衡,還要同時兼顧隊長和東尼這兩個角色,我們想要確保二者都能均衡發展。當時我們覺得自己所能夠建立、最複雜的故事,就是兩造從頭到尾都有其支持者、並輪流扮演故事的中心主角與對手、都有過錯、都帶著很私人的動機,又對其他角色帶進電影裡的觀點能起到緩衝的作用,這真的是個大工程。所以當我們想出可以讓冬兵成為『連接事件的關鍵人物』這個核心概念、還有『《英雄內戰》會是一部深受情感所驅使的故事』時,就知道我們可以好好地將MCU呈現出來了。

【安】我們都知道,隊長最大的心願就是不惜犧牲一切拯救殘存在冬兵身上的昔日摯友,不管那還剩多少,於是隊長在這裡就有了動機跟決心。然後當我們把某個同等份量的情緒動機加諸在東尼身上並擺放到對立的位置時,故事就炸鍋了。

【喬】看完奧創事件的來龍去脈與可預知的走向後,可以想見如果要繼續探究東尼的故事線,那裡頭肯定會充滿內疚與自責。《英雄內戰》有趣的地方也在於他和隊長像跳舞一樣兜圈子。你會預期隊長本該是那個理解並遵從指揮體系、擁護規章條例的人;而在《鋼鐵人2》裡叫政府閃遠點的東尼本該完全不想淌渾水。但時過境遷,現在已是不同的基礎,也讓我們能將角色帶往不同方向,這樣才能避開預料、讓觀眾感到驚喜。

[15:30]
【訪】我覺得小勞伯道尼在這部片裡棒透了,我認為他一直都把東尼史塔克詮釋得非常好,這是他第六次扮演這個角色,而且這次依然精彩。

【安】我想這對演員來說是種解放,你知道這是喬治克隆尼在我們的第一部片《各顯神通》(Welcome to Collinwood) 演出小角色時這樣對我們說的。當時我們和他說,不能讓你擔任更重要的角色我們真的很難過,結果他一副『你認真的嗎?』的樣子然後說:『我當主角的時候最大的作用就是出場讓其他人搶鋒頭,現在我可是既能出場又能搶鋒頭:因為不用肩負整個故事的重量了啊!』我認為東尼史塔克這個角色,也就是小勞伯道尼在這部片中也有類似的自由度。隊長是主要負責推動整部片的核心,所以他的角色得以走向更非同以往的狀態,也許更暗黑、更出乎意料;而我也認為這點在表演層面上對他而言真的是個解放,讓他能表現出更複雜的層面。對於能有這樣的機會發揮我們都很興奮,小勞伯道尼也是。

 

[16:33]
【訪】說到這,你們讓他和小辣椒暫時分開的動機是什麼,葛妮絲派特洛的戲份(不管是否已經拍好)都被你們刪掉了嗎,為什麼?

【喬】那些有關她曾為這部片拍任何東西的傳言都不是真的。這麼做是為了讓東尼這個角色處於一個非常脆弱的狀態,我們覺得剝奪他生命中的每件事物、把奧創事件的後果歸咎到非常個人層次的因素上,能讓他失去重心,而我們就需要這樣;我們需要他失去重心才能在整部片後段有那樣的表現。你知道,他失去了小辣椒,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歉疚,他被一位喪子母親指責要他扛起那些責任;你也發現他顯然對雙親之死還有股亟待宣洩的情緒,和父親之間又有許多情結未解,我想這些都讓這個角色失去平衡。這整部片其實是在試圖引爆埋在東尼史塔克情緒深處的地雷,所以當劇情進展到最終階段,他看到那段影片時,他會被情緒沖昏頭。

【安】但整部片的劇情已經太擁擠,所以我們在執行製作初期就決定,讓小辣椒在電影一開場就是已經離開的狀態,這樣既能影響他的情緒,又不需要她在片裡出現。

[18:06]
【訪】你有少了什麼現在很想分享一下的鏡頭嗎?

【喬】很少,大概就兩個鏡頭我想。

【安】我們對待這個製作機會的態度是非常具體且仔細的,能有這樣源源不絕的資源、人力和金錢可以揮灑的機會難得,所以我們也希望拍下的每一幕都能直接用在電影裡,因此我們在開拍以前非常小心,劇本得是我們真的想拍出來的內容,而我們和馬庫斯以及麥費力的關係不錯,可以好好跟他們一起構思劇本。所以很不可思議的是,《酷寒戰士》以及《英雄內戰》的最終電影成品與初剪版其實非常接近。

【喬】我想電影版大概就比導演版短了十分鐘。

【安】但這十分鐘大多是為了縮減整幕戲的長度而非刪掉哪一幕。

【訪】剪輯室的地板上沒躺著一大堆刪減片段嗎?

【安】沒有,是有一段黑豹和黑寡婦在(柏林)指揮中心的簡短交談或這一類鏡頭被剪掉,沒什麼性感的東西。

 

[19:24]
【訪】好的,讓我們在進展到齊莫和預告中的機場大戰前先插句話。預告裡面蘇科維亞法案的那場戲,東尼並沒有坐在隊長後面,但是片子裡確實有他,所以拍攝時小勞勃道尼在場嗎,還是後來補拍再加回去的?

【安】你是指羅斯將軍對復仇者們解釋法案那幕嗎?不,那只是鏡頭角度不同而已,那幕他一直都在。我們拍那場戲時所有演員都在。

【喬】但我們確實特別挑選過鏡頭以縮限某些角色的曝光程度,這樣在看電影時才會因為隨著劇情進展發現還有哪些角色而興奮,所以為了所有人向彼此衝過去那場大衝撞戲,我們確實在預告裡就先排除掉某些角色。

[20:11]
【訪】我們很快就會講到那個令人讚嘆的部分,但能先聊聊齊莫嗎?他是個引人入勝的反派。他是個反派因為他殺了不少人(連導演都被殺!),但他也只是個普通人,頂多是受了些特種部隊訓練罷了。讓一個普通人去對抗那些像神一般存在的復仇者,這種設定對你們來說很重要嗎?

【安】沒錯。這部片有一部分是我們在告訴自己:好囉,現在的類型片、甚至是MCU都已經走到一個連觀眾都知道這類超級英雄電影劇情會怎麼走的階段,而喬跟我一直都在思考該如何顛覆這個片型。從我們開始拍片以來,不管是第一部電影《各顯神通》(Welcome to the Collinwoods) 還是到電視影集,顛覆都是我們一直在玩味的概念,例如把電影結尾拍得很私人、就只跟這三個角色有關,而不是來場大戰擊敗敵人就好,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怎麼帶出電影中的反派也是同樣的道理,雖然他受過特種部隊訓練,我們其實將他視為普通人。而且我們認為他夠聰明到知道自己孤掌難敵這些超級英雄:『我看夠他們怎麼戰鬥了,我知道自己毫無勝算。但我能做的就是找到瓦解這些人的方法,我可以去研究公開在網路上的九頭蛇檔案,可以去學著破解好尋找蛛絲馬跡,可以去找出這些人盔甲上的裂縫。』這個人完全受到復仇的情緒驅使,也找出了弱點,畢竟他有過特定經驗又有強烈動機。他對付復仇者的方法比目前為止的任何一個反派都要強而有力:他試圖從從復仇者聯盟內部摧毀他們。我們在超級英雄片型中安排齊莫就是想做到這樣的顛覆。

[22:14]
【訪】他差不多就是在暗處埋伏著,這根本就是他的電影。

【喬】是啊,他就是個象徵性的反派,而且你會感覺到這個角色肯定有點什麼,電影演到某個階段時你會恍然原來他跟主線有關,但我們將這個時點一直往後推延,讓觀眾開始懷疑他在劇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到底會不會跟主角們有交集。

【安】這是一部主角並沒有跟反派產生肢體衝突的超級英雄電影,甚至連第二主角鋼鐵人也沒有與他正面衝突過。唯一真正和反派面對面的是黑豹,而他也只有阻止反派自殺而已。因此就超級英雄對戰反派來說,這是一部未落俗套的電影。

【喬】你甚至可以說這是齊莫的電影。

 

[23:00]
【訪】沒錯,且電影最後讓提恰拉與齊莫交談是你一直心心念念想拍的,但你能談談原因嗎?因為一般期待的應該是黑豹會被捲入攤牌對決之中吧。

【安】是的,那是電影裡我們最有共鳴的片段之一,不管是東尼也好、被復仇者錯待的人也好,大家都懷著報仇私心在行動,他們都一樣,帶著『我們得矯正往昔所發生的錯誤』的念頭做出些憤怒又暴力的事,提恰拉在這部電影中也是如此。然而他卻能醒悟到這條路會把大家引往何處,並停下腳步選擇走另外一條路,這條路並不會讓齊莫少吃苦頭,恐怕對提恰拉來說更是艱難的一條道路,但卻是正確的選擇。

[24:20]
【訪】而且查德維克博斯曼 (Chadwick Bosemen) 扮演的角色也很沈穩安靜,就算局勢暗潮洶湧,他也不像我們在 MCU 見過的任何超級英雄,甚至連幻視都沒有這種沉著。這是你們刻意塑造,還是演員給角色所帶來的氣場?

【喬】絕對是,查德維克是個貨真價實的方法演技派演員(method actor),我覺得他給予這個角色的強勢和君權感是整個MCU中難得一見的。演員們能夠跟緊我們的腳步是很重要的事,因為我們不只在調性上、執行表現上都在不斷轉變。當角色出場時,如果氣場跟其他人大不相同,這就能創造出衝擊感和很棒的戲劇性。他確實給MCU添了一種特別不一樣的氣氛。

【安】查德維克本身是美國人,但他為這個角色運用了一種很獨特的非洲口音,而且他是那種不管是不是在鏡頭前,整個拍片過程只用這種口音講話(這就是方法派)的演員,他有自己研究、打造、呈現這個角色的特殊過程,並運用在演出裡頭,這是種非常高強度的表演方式。

[25:35]
【訪】快速回頭談一下齊莫,確保他的計畫合理的難度有多高?我的意思是,他似乎知道1991年12月16日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但他知道原因嗎?

【喬】我想他有猜想過,這和隊長親眼看到冬兵的身影是不同的。他在那些檔案裡找到了一些東西然後做出合理推論。他的行動完全基於『冬兵殺了史塔克夫婦』這樣的強烈假設在運作。他知道如果能夠找到關鍵資料和證據,這可能就會是要呈現給復仇者看的重要資訊。

【訪】他顯然在進碉堡以前都沒有取得那份資料。

【喬】沒錯,在電影裡齊莫本來就是在執行一個自殺任務,他要不成功要不失敗,他也打算不管如何都要一死,因為他非常憤怒,他在完成他的使命以及對家人承諾過的復仇。

[26:37]
【訪】他打電話給旅館叫早餐是想觸發警方上傳他殺了咕唧阿寶的消息。他得被阻止。東尼也得出現。這邊有太多想聊的,但說到觸發巴奇的其中一個關鍵詞是『返鄉』(Homecoming)[*],這是對下部電影的致敬抑或只是巧合?

【安】你知道沒人比馬庫斯和麥費力更懂MCU了,他們倆就像百科全書一樣,寫過的劇本比其他編劇都多,如果你想找到真正的彩蛋,問他們就對了。

[譯註]下部蜘蛛人電影的副標題目前就訂為《返鄉》 

[27:20]
【訪】所以我們可以期待下部電影叫做《貨櫃車廂》和《生鏽》了,真是有趣!那麼來談談機場大戰,你們都叫它大衝撞戲(splash panel sequence)是吧。要協調這場戲、確保每個人都有一個對手有多該死的困難?而當你手上還有幻視和緋紅女巫這樣的角色時,又要怎麼做才不會讓這一切在五秒內就結束了?

【安】那場戲超級複雜,但你知道喬跟我總是在說,能打動我們的動作戲得能帶動故事及角色,我們總想讓動作戲成為轉折點,我們到處安插動作戲。那場戲有意思的地方是你有常見的兩方對立:隊長這邊的動機是他們得趕去西伯利亞阻止超級士兵,越快抽身越好。而東尼這邊得阻止並逮捕他們,否則羅斯將軍就要用更草率危險方式追捕他們了。以上這是你的大目標,但這場戲的每個角色都還有自己的私人動機,有時和團隊目標有點合拍有時又不,譬如黑豹只在乎殺了冬兵,幻視真正想做的是試圖調解他和緋紅女巫間因宣告開戰而惡化的關係,蜘蛛人就只想讓史塔克先生刮目相看。那整場戲裡的每個人都為不同的目的而戰鬥,正如同檯面上的主要目的一樣。所以光從交代故事的層面來說,要拿捏好這整場戲的佈局、讓我們得以安排這些隨處發生的兇殘打鬥戲碼真的非常複雜。

【喬】這場戲從開始到結束整整花了我們兩年時間,從寫劇本開始到執行到拍攝,我們不停地重看並評估拍攝片段。這整部電影都是這樣分段拍攝、事後剪輯、回頭挑出要重拍的鏡頭、調整一些特效。

再來談談幻視和緋紅女巫吧。你知道身為敘事者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讓任何一個角色過於強大,他們會有內心缺陷或暗自掙扎的不安全感,即使有超能力也是有限制的,對我們來說這會讓角色更生動。我想在電影裡汪達正在面對非常沈重的心魔,讓她去應付開場那幕實在太可怕了。我認為她也因此學會如何自我調節。而幻視這個角色在我們的詮釋是,他靠改變身體成份、分子組成方式好飄浮起來或變得密度極大,所以他的行動在我們對這個角色的詮釋下會有點受限。你會注意到他一直都是飄來蕩去而不是飛來飛去,這是我們又一次地對他的能力基礎做限制,而且他肯定不能隨便對別人使用那個寶石,如你所見,每次他一使用寶石就帶來巨大的後果。先前與克林特和汪達的對峙以及汪達對待他方式讓他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場。他明智到能看得出他們正一頭栽進災難裡,而且一切事情都在急速發生變化,很有可能以悲劇收場。因此他在著地扶起汪達時才會說:『我說過這會是個災難』。我認為他們在那段劇情發展中並不特別糾結內戰的遠因(選邊站),反而更多是在進行心理掙扎、或因彼此的關係而掙扎。

 

[32:05]
【訪】巨人,真是這部電影的大驚喜啊,除非你看的是樂高劇場。說到這個電影的大驚喜,要順利完成的難度如何?因為這個要是耍酷不成可是會搞得很滑稽。

【喬】絕對的,我想這整場戲都在醞釀那個令人大開眼界的時刻。如果你想好好研究一下的話,這場戰鬥本身就是三幕式結構,來到第三幕以後的大轉折就是那場打鬥。因為巨人現身隊長才有機會脫逃。

【安】事實上我們針對這個關鍵時刻想了無數扭轉這場戰鬥的方式,我們想了好多巨人以外的點子,就是沒一個能像巨人一樣讓我們覺得既燃又有趣的,所以我們就一直回頭去考慮用這個點子了。

[33:00]
【訪】你們是《帝國大反擊》[*]的死忠粉呢還是……

【喬】是的,我在十歲的時候進戲院連續看了這部片六次,所以算是啟蒙我們走向影劇之路的一部片。

【安】老實說我們一直在提案想將《英雄內戰》架構成MCU變奏版的《帝國大反擊》。

【喬】我們覺得它就是那樣的轉捩點,一個重新解構的契機,一部能夠讓你篩選、拆解後,重新把各種元素組合回去的電影。

  

Hey guys, you ever see that really old movie, Empire Strikes Back? (photo source)

[譯註]《帝國大反擊》是星戰經典三部曲的第二集,劇情承先啟後,路克不聽歐比王和尤達的勸告,隻身前往解救被黑武士抓走的韓蘇洛和莉亞,卻發現自己沉重的身世,同時面臨光與暗的重大抉擇。電影界和粉絲們普遍認為這集是星戰系列中最好的一部。 

  
[33:35]
【訪】這表示《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其實會是一部像《絕地大反攻》 [*] 的電影嗎?

【喬】身為敘事者我們相當尊重漫威迷,他們這麼多年來對這些漫畫角色投注了大量時間、精力、熱情和感情,我們當然希望最終能夠給大家一趟美好的旅程。不過對我們來說,在超級英雄電影的敘事過程中保有一定程度的變數還是很重要,而且還要能夠盡可能地反映現實,會有些角色得付出代價。《無限之戰》做為幾部鉅片的最終之作,從前三階段接續後面幾個階段中間一定會有一段轉折,一個循環結束之後又開啟另一循環彼此承接,這點很重要。我不確定能否用《絕地大反攻》來比喻,因為它無法涵蓋整個故事線,這與我們的用意有落差,但《無限之戰》的世界觀的確沿類似軌跡繼續發展,我認為這也是它獨特又令人期待之處。

[譯註]《絕地大反攻》是星戰經典三部曲的最終篇章,故事從路克天行者把韓蘇洛和莉亞公主從碳冷凍狀態解救出來,一行人與帝國反抗軍並肩作戰後獲得最終勝利的大結局。

[35:03]
【訪】在你們離開前,讓我快速問一下《無限之戰》的主題,我知道你們目前不能透漏太多,眼前看來這個故事裡大約會有847個角色,但我總覺得它會延續美隊系列的故事線,你們會把它看做是《美國隊長4》或《鋼鐵人4》嗎?

【安】從敘事者的角度來看,喬和我都認為《酷寒戰士》、《英雄內戰》和《無限之戰》是連續的,我們看到的是一條完整而且深入的故事線。的確,美隊系列不會再有第四集了,但是美國隊長的故事會在《無限之戰》中繼續發展下個篇章,其實其他漫威角色的故事也是這樣推展,包括鋼鐵人。正如喬所說,我們傾向於把《無限之戰》系列打造成一個完結篇,隨著劇情在角色所處的世界中推展時,裡面會有巨大的心理變化,包括關係的修補、一些新故事的開端、還有一些舊的延續。

[36:11]
【訪】最後,關於巴奇選擇在他能信任的朋友照看下,在瓦干達把自己冰回去,我們來談談這場戲吧,你們認為它是怎樣的伏筆?

【安】沒問題。這個角色做出了自己的決定--一個非常真誠而且高貴的決定。他有一部分已經損壞到無法打掉重練或恢復控制,在那個問題被解決之前,他覺得大概只有死亡之類的方式才是唯一解法,所以他決定讓自己在嚴密戒備的環境下回到冬眠的狀態。這樣,這個世界得以因此得到保護,他也可以不再受到這個世界的傷害。黑豹在片中走上自我追尋的旅程,而我認為巴奇對黑豹來說和他父親一樣,都是受害者。

【喬】我們很喜歡用這個方式完成黑豹的劇情線,他知道自己追殺錯人的後果造成了那些痛苦,所以他試著更正錯誤。我們對這個設定很興奮,因為從劇情結構來看這是一個意味深長、令人期待又霸氣的轉折,這標記出的含意是:他對隊長感覺有所虧欠,所以他基本上是在保護一個被羅斯將軍、東尼和其他剩下的復仇者追緝的人。如果真有人追來的話,他是願意為此挺身而戰的。


评论

热度(99)

  1. 银桑抖M粉燈字屋 转载了此文字
  2. hydedv粉燈字屋 转载了此文字
    Mark!!!感謝翻譯~
©momo_you | Powered by LOFTER